周总理宴请尼赫鲁,举杯相碰时灯光全灭,凌晨3点问责停电事故

1954年10月的北京秋高气爽,彩旗妆点、人潮汹涌的十里长安大街迎来了首次访问新中国的印度总理尼赫鲁。

为了表示郑重其事,周恩来总理特意派遣了外交部办公室主任王炳南和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专程与尼赫鲁一行人一起飞抵北京,并亲自到机场迎接。

尼赫鲁访华期间的一天,周总理在怀仁堂宴请尼赫鲁,觥筹交错之间将现场的气氛烘托得十分热烈。

眼看宾客们正要举杯相碰,大厅的灯光忽然全灭,现场陷入了一片漆黑……

 

1954年中印两国外交史上的重大事件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和印度的外交关系史上出现了一段“蜜月时期”。

随着始于1954年的中印两国总理多次互访,两国关系进入了友好交往的良性互动阶段,“印中人民是兄弟”的口号深入人心。

1954年4月到7月,旨在和平解决朝鲜半岛和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在联合国大厦举行,美国以观察员的身份列席。

然而就是在这次会议上,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轻慢粗暴地拒绝了周恩来总理的友善示好,不肯握手,全世界舆论哗然。

 

尼赫鲁对杜勒斯如此傲慢的侮辱之姿格外愤慨,于是诚恳邀请周总理,“在日内瓦会议休会期间访问印度”。

6月25日,周恩来欣然接受邀请,与其随行人员乘坐尼赫鲁指派的印度专机抵达德里。

由于周总理1953年底在北京接见印度代表团时,首次系统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再加上他在日瓦会议上所表现出的卓越外交家风采,印度政府对他的此次到访给予了高度重视和最高规格的隆重接待。

 

周总理不负众望,明确作出了尊重印度的讲话,与尼赫鲁亲切拥抱,印度人民备受鼓舞。

而双方在会谈后的对外表态中,周总理贯彻了对印度的尊重,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是两国共同提倡的,并尼赫鲁共同制定了宣言,在全世界范围内树立了国与国之间呼唤友谊、呼唤和平的伟大旗帜。

 

“求大同,存小异”的方针,不仅为解决中印两国历史上的遗留问题,创造了有利于达成共识的谈判条件,也有助于推动其他争议问题的和平商谈。

周总理访印期间,尼赫鲁曾力邀周总理,到印度与巴基斯坦存在分歧与争端的克什米尔参观游览,最终在周总理推心置腹的劝说下作罢了。

1954年10月,尼赫鲁偕女儿英迪拉·甘地夫人率印度代表团回访中国,同样受到了最高规格的接待以及中国人民的热烈欢迎。

可以说周总理首次访印和尼赫鲁首次访问新中国,所受到欢迎的程度都是空前的。

 

其推动两国关系发展的成果也是巨大的,在中印两国的外交关系上留下了彪炳史册的一段纪录。

尼赫鲁回访新中国备受礼遇

周恩来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起一直到病逝,都鞠躬尽瘁地担任着政府总理的职务,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兼任着外交部长的职务,是新中国外交事业的奠基人。

建国初期的国内外局势动荡不安,被孤立的新中国与国际社会缺乏交流和沟通,就连地理上的邻近国家都对新中国怀有不小的敌意、疑惧和误解。

 

为了打开新中国举步维艰的外交关系局面,加强与全世界的联系,打破偏见和敌视,促进了解,更重要的是推动正常邦交的建立。

周总理才会不辞劳苦地四处奔波,亲自率团出席日内瓦会议、亚非万隆会议。

甚至还在1956年11月到1957年2月期间,行程紧凑地安排了百日外交行动的空前壮举,以“亲善四邻,安定友邦”的精神风尘仆仆地走访了欧亚11个国家。

因此,周总理高度重视尼赫鲁1954年10月的这次访华之旅。

 

他在百忙之中亲自主持了安排访问的主要事宜,在中南海怀仁堂专门为参与接待工作的各方面人士,召开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干部会议。

周总理不厌其烦地详细讲解了尼赫鲁访华的重大政治意义,重申了“热情友好、实事求是”的接待方针以及应注意的事项。

尼赫鲁一行抵达北京之前,周总理点名要求乔冠华和陈家康两位“笔杆子”,为他起草在欢迎宴会上的讲话稿,高度评价尼赫鲁是“印度杰出的政治家”。

其实早在1938年,尼赫鲁就作为国民党领袖访问过我国重庆,虽然周总理当时并没有见到他,但依然亲切地称之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周总理还决定破例举行从机场到宾馆的数十万群众夹道欢迎仪式,开创了我国欢迎外国领导人来访的先例,对尼赫鲁的到访表示了极大的尊重。

曾有同志担心这样的接待规格太高了,是不是应该留给当时新中国的"兄弟国家"元首?

周总理力排众议指出,越是像印度这样的近邻国家越是要予以重大礼遇,礼多人不怪。

反而是“兄弟国家”之间不需要过分的繁文缛节,显得生分。这一番作为体现了周总理作为一位杰出外交家的非凡智慧。

而在尼赫鲁结束访华之旅前夕,毛主席曾亲自将他送上车,双手紧握对方的手,并念着屈原《楚辞》中的“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的感人肺腑诗句作别。

 

在新中国受到如此礼遇的尼赫鲁父女也十分感动。

英迪拉·甘地在《甘地夫人自述》中回忆,听说毛主席曾经等待印度向他发出访问邀请,不无遗憾地表示:“如果我们当时知道他有这一想法,他就会是这个国家最受欢迎和尊敬的客人。”

而周总理1954年6月到1957年1月的四次访问印度之旅,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隆重的接待。

百密一疏的意外事故

然而,正所谓百密一疏,尽管周总理事前耳提面命,做出了周密的安排和部署,接待尼赫鲁一行人期间,中南海还是发生了一起不大不小的意外事故。

 

那天周总理照例在怀仁堂宴请尼赫鲁等人,晚宴气氛渐入热烈友好的佳境。

宾客双方举起酒杯正欲相碰时,大厅里突然断电,灯光全熄,怀仁堂顿时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慌乱中甚至有人惊呼连连……

好在这个意外持续的时间不长,供电很快恢复正常,灯又亮了起来。

见多识广、处变不惊的政要们像没事发生一样谈笑如常,碰响了酒杯,晚宴有条不紊地继续进行。

 

后来中印关系急剧恶化,在边境战争爆发后陷入黑暗期,有人还刻意提起过这次断电事故,称中印关系还在蜜月期时,就有过不详预兆了……

但在当时,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全都惴惴不安,他们深知周总理对这次接待工作的重视,在这样重大的场合。

当着贵宾的面却出了这么大的洋相,相关人员会受到什么样的追究呢?

出乎意料的是,晚宴结束后,周总理竟然若无其事地照常步入西花厅批阅文件,仿佛突然断电这件小事并不值得过问。

大家都深感意外,一致觉得这不是一向严格细致的周总理的工作作风。

毕竟最初整修中南海之始,他召集修建科的负责人一一指正改建方案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不应该轻易放过如此明显的供电环节纰漏啊?

 

心怀侥幸的工作人员最后在凌晨三点,接到刚停下手头工作的周总理的命令,让他们马上通知外交部、中央办公厅、北京市电力局等部门的负责人悉数到场开会,不得拖延。

王炳南等部门领导人半夜惊梦,接到紧急通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手忙脚乱地匆匆赶往西花厅。

结果周总理满脸严肃地质问:“中南海怀仁堂宴会时停电是怎么回事?电力保证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一群人面面相觑,这下才切身体会到了所谓外事无小事的深刻含义,老老实实地任由周总理刨根究底地追查事故原因。

大大小小的责任到人,更关键的是群策群力,一起研究更完善的后勤保障预案。

 

到了亚洲司司长陈家康那里,他才忍不住哭笑不得地为自己喊冤,亚洲司与前面的部门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管得了与印度的关系,管不了中南海电灯的电源供应啊!

听了这话,周总理总算笑了,西花厅里的气氛这才缓和下来,此时东方已露鱼肚白。

周总理最后警示性地指点众人,挑明了就是故意让大家深更半夜从被窝里惊醒,着急赶来被追责,这样才能对断电这件小事的教训印象深刻一些……

 

周总理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20多年里接待外宾最多的领导人。

周总理逝世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发来唁电,回忆在自己多年的公职生涯中,有幸与10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有过交往,但他们没有一个能在机敏和办事效率上超过周恩来的。

周总理以其一生的严格、细致、谨慎、实干践行了他少年时发出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宏愿,甘愿事无巨细埋首案牍,事必躬亲,毕生心系国家利益、人民福祉。